触之唯恐凋谢的女神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我和彦儿是大学同学,说来也巧,新学期开学,还未知道彦儿是同班的时候,我在路上就注意到她了,瘦小,气质,漂亮,长头发,和她四目相对,感觉她是个有故事的女孩。后来第一堂课才知道,这漂亮的小女子竟然和我同班。在往后的日子里,虽说彦儿谈不上校花级别的美女,但是她有独特的魅力,吸引着众多屌丝,也吸引着众多精虫上脑的骚年们,当然,也吸引着竟是屌丝,又精虫上脑的我,彦儿就是我触之唯恐凋谢的女神。
  彦儿身边总有许多男同学,不管这个男同学是丑,是帅,是穷,是富,还是淫荡,彦儿总能跟他们打成一片,彦儿说话口无遮拦,脏话,荤段子,性,爱,都能说,彦儿还有几处纹身,脚上,后脖子,手指上,后腰上纹着不同的图案。
  所以,她的女性朋友很少,只有那么一两个,男性朋友就一群。女同学觉得彦儿开放,不害臊,是烂货,贱货。男同学觉得彦儿可以跟自己玩玩,做爱,却不用负责。我承认,我也有想过和彦儿做爱。可是我是为数不多的,没和彦儿玩在一块的男生。并不是因为我有女朋友,而是因为我总是发自内心觉得彦儿不是她所表现出来的那样,相反,我觉得她有点淡淡的忧伤,有点可怜,她孤独,寂寞。
  彦儿一直没有男朋友,也未曾有屌丝成功逆袭,和她上床。
  我女友偶尔提起彦儿,就会说,她又和谁谁谁搞上了,还和那谁谁谁搞上了。
  其实我知道这些都没发生,因为狼圈里一直在讨论彦儿什么时候才沦陷,什么时候能变成公车。我就会跟女友说,你管人家干嘛。人家爱和谁上就和谁上嘛。女友急了,说,你是不是也想和她搞上啊。我说,有想过,不过不敢。女友说,你要是敢我就切了你鸡鸡。我笑笑。女友是知道我并不跟彦儿玩在一起的。
  我和女友在校外有租房子。年轻,血气方刚,经常晚上做爱。女友什么都好,身材好,胸大,屁股翘,肥臀嫩穴,就是做爱只会躺尸,女上位动都不会动,口交也不愿意,不过会叫床,女友的声音并不甜美,倒是叫床声悦耳动听,叫得心痒痒。不过时间长了,和女友做爱索然无味,我做得太累了。今天晚上女友又要了,我挺不情愿的,我说,硬不起来,你给我口。她说,不,你说过不要我口的。
  女友伸手摸我鸡鸡,还真是不硬。女友坏笑说,要不,我让彦儿给你口吧,她说她口交技术一流。我一听,鸡鸡立马充血,缓缓勃起。我说,她跟你说的?女友一边摸着鸡鸡一边说,她跟我们一宿舍说的,她还说,口交技术好,能抓住一个男人的心。我愣了,说,那你不向她讨教讨教?女友拿出一根棒棒糖,剥开,伸出舌头轻舔,绕着棒棒糖打转,用力吮吸,把棒棒糖吸入最深处,又缓慢拉出,又吸入,又拉出。女友一脸坏笑的看着我,我顿时浑身是力,鸡鸡完全勃起!我胡乱脱掉女友的衣服,用力揉搓着她的大胸,掰开她的双腿,内裤也不脱了,拨到一边,脱掉自己的裤子,用鸡鸡在洞口上下摩擦,一用力,全根没入。女友大叫一声,说,你慢点。我用力狂插了几下,女友似乎有点疼,我慢了下来,慢慢的抽动,俯身下去问住她的热唇,咬她的耳朵,女友悦耳的呻吟声又开始刺激着我了。我一边抽动,一边舔着她的耳朵,说,彦儿还跟你们说过些什么。女友双手抓着我的后背,说,她说…她说…用力夹住鸡鸡,男人会欲仙欲死。我一听,用力吮吸着她的乳头,咬着拉起来,女友大喊,疼啊。我把女友翻过身,让她趴着,后入式是我的最爱。用力抽动,抓着她的肥臀,快速的抽插,女友越叫越大声,我越来越兴奋,最后我忍不住了,射了进去。趴在女友身上大喘连连。女友缓了一下,说,老公,你今晚干嘛这么用力,你以前都不是这样的。是不是因为彦儿。我吻着她光滑的后背,说,不是,因为你舔棒棒糖,刺激了我,我想象着是你给我口交。女友笑着说,想想就好了,我真的口不下去。对不起。我说,没关系,我爱你,不是为了口交。我们满足的相拥而睡。
  我没有告诉女友,其实我是想着彦儿,想着她的舌头,想着她给我口交,想着她在我身下呻吟。对不起,老婆。
  我和彦儿的第一次长时间的接触,是在计程车上。那天我在等公车,准备去超市买东西。看见彦儿走来,我点头示意,便没有交谈了。过了一会,彦儿问我,你要去哪里?我说,去超市。彦儿说,我也是,要不我们打车去吧,AA,怎么样。


  我想了一下,说,好像没有理由拒绝你。她笑,说,那好。我拦下计程车,我们就一起去了超市。短短的几分钟,我的鸡鸡硬得受不了了。到了超市,我付完车钱,并示意不用她付。进了超市,她也跟着我逛,逛了几圈,我只买了巧克力。
  她买了一些日用品。一起去结账。排队时,我随意挑选了一盒避孕套,彦儿竟然说,这不好用,买螺纹的。她凑到我耳边,悄声说,能持久。我愕然。她把我挑的放回去,拿了螺纹的。坏笑说,我请你~ 出了超市,我说,你怎么知道我需要持久?她乐了,说,你女朋友经常不回宿舍的,我懂的。我想了一下,说,这好像也不能说明我不持久吧。彦儿说,要不你买颗粒的,你女朋友一定喜欢。我又愕然,脱口说,是你喜欢颗粒的吧。彦儿笑着拍了我一下,凑到我耳边说,我喜欢真枪实弹。我也乐了,虽说也知道彦儿对谈论性不忌讳,但也没想到这么不忌讳,毕竟我和她并不熟。我说,我不能跟你一起回去,让老婆看见不好。彦儿塞给我螺纹套套,和我道别了。
  回到学校,我想起巧克力没拿,就打电话给彦儿,说,巧克力,没拿,你在哪里。彦儿说,啊,我吃掉了。我说,你还能再无赖点吗。彦儿说,下次我给你买回来嘛。我说,没关系,当我请你吃好了。她说,老子付的钱,请你妹啊。我说,我没有妹妹。彦儿笑了,说,你是要买给你女朋友吃的吗?我说,原本是的。
  她说,又不是情人节。没关系啦。我说,她明天来例假,要吃这个。彦儿惊讶,说,这你也知道?我说,我每月都替她算着的。她说,对不起哦。那等会我去给你买回来。我说,算了,我自己去买吧,没关系的。这次通话,我想我已经给彦儿留了个好印象。
  后来和彦儿的接触就慢慢多了起来,她也开始经常找我玩,偶尔会占我便宜。
  注意,是她占我便宜,我从未对她毛手毛脚。她有时候会挽着我的手走路,会蒙住我的眼让我猜是谁,会把手伸进我裤子的后袋抓我的屁股,会和我说,她想做爱了。为此,女友和我吵架多次。其实,我依旧没有越雷池一步。我对她的了解也越来越多,彦儿的初恋,是在高中的时候,她很爱他,他也很爱她,第一次给了他,那时候的彦儿还是一个活泼阳光的女孩,后来因为一场事故,彦儿的男友去世了。彦儿很伤心。伤心到无法上学,自杀过,自虐过,哭到崩溃。从此就变得众人所知道的彦儿。在大学里,只有我知道彦儿的过去,只有我知道彦儿会一个人在下雨天淋着雨哭泣,在夜里,听着歌游荡在校园中,在她的手臂上常年贴着一块大块的创可贴,下面是她自虐的伤疤,彦儿跟一群男同学打成一片,是因为想放纵自己,想尽情玩乐,忘记自己的痛,忘记孤独,忘记寂寞。彦儿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女孩。
  有一天,彦儿让我陪她去穿脐钉,她说她怕痛。我去了。彦儿穿了一件简单的T 恤,掀开露出肚脐,让纹身师傅消毒。我说,怕痛你还要穿?彦儿说,我的心很痛。我知道彦儿的意思,她想用身体的痛,取代内心的痛。我把肩膀考过去,说,疼了就抓着我的肩膀。彦儿说,能给手我抓吗?我左看右看,说,老婆不在,可以。彦儿乐了。当师傅用刺针用力刺穿彦儿肚脐边上的一层皮的时候,彦儿用力抓着我的手,眼角滴落了泪水。我瞬间也流下了泪水。我很意外,彦儿也很意外。师傅擦着肚脐的血液,说,多大件事,至于两人都哭吗。
  回去的路上,彦儿问我,你为什么流泪。我想了一下,说,不知道。彦儿说,你喜欢我?我又想了一下,说,朋友之间的喜欢。不是爱。彦儿笑了,说,嗯,还好,别爱上我,我会伤害你的。
  和女友之间,吵架不断,频临崩溃。
  一个星期后,彦儿的肚脐长好了,上面的脐钉闪闪发亮。彦儿约我吃饭,我去了。吃过饭后,和彦儿在路上走着,她又挽着我的手,我想挣脱,她不许,我也就不挣扎了。彦儿说,我想做爱了,很想,真的。我看着她,说,随便选一个嘛。她说,我想和你偷情。我继续逃避,说,你在我心里是一个忧伤的女神。你并不爱我。彦儿吻了我,说,此刻,我爱着你。彦儿继续吻我,轻咬我的耳朵,说,你就不能爱我一次?假的也行。我把彦儿抱入怀里,用力抱紧,回吻她的热唇,两根舌头如蛇般缠绵。
  我们去开了房。一进房门,我迫不及待的拥吻彦儿,一只手进攻乳房,一只手伸进她的牛仔裤里,抚摸着她的私处。我们相互解着衣服,一会,彦儿赤裸的躺在我的面前,我的女神,我完美的女神,我终于要和你做爱了。我亲吻着彦儿的每一寸肌肤,如此光滑,如此粉嫩。从后背,一直吻到臀部,咬着她的臀部,手指伸进蜜穴,轻轻扣挖,忘情的舔了彦儿的屁眼。彦儿急了,说,没洗澡呢。


  脏。我抱起彦儿,走进浴室,热水,湿透了你我的身体,洗净了你我的灵魂,我抚摸着彦儿的乳房,刺激她的乳头。彦儿把玩我的鸡鸡,她蹲下,用喷头洗净,一口含了起来,我仿佛触电一般,我想起了老婆舔那根棒棒糖,如梦如幻。彦儿还要厉害,一手把玩着蛋蛋,一手撸着鸡鸡,龟头在嘴里享受着舌头的挑逗,一会旋转,一会刺激马眼,又把蛋蛋含进嘴里,欲罢不能。不久,我爆射了出来,射在彦儿嘴里,脸上。彦儿竟然说,看吧,我都说你不持久。说完,她走出浴室擦干身体。男人最不能忍受女人说自己不持久。我快速擦干身体,把彦儿扑到在床上,我贪婪的吻着她,抚摸她的乳房,彦儿的乳房不大,却娇小玲珑,形状很好看。一路舔到私处,轻轻挑逗她的阴蒂,彦儿立马进入状态,呻吟连连,我舔着她的蜜穴,把舌头伸了进去,大口吮吸着,整个含住私处,彦儿已经疯狂,双腿夹住我的头,垮上我的肩膀,我用力吮吸,舌头上下舔着,左右横扫,彦儿连啊几声,双手用力一抓我的头发,淫水连连,犹如泉涌。我说,舌头不错吧。彦儿的双眼紧闭,脸红得发烫,缓缓道,好舒服。我躺下,示意彦儿坐上来,彦儿半蹲,握住鸡鸡,对准蜜穴,坐了下来,啊,好舒服,我也叫了一声。彦儿把头发往后一拨,太诱人了,她冲我坏笑,我的鸡鸡仿佛又更坚挺了,彦儿开始缓缓的扭动着,慢慢的加快速度,跟女友就没享受过女上位,真是太刺激了,感觉蜜穴的肉壁一上一下的在摩擦着鸡鸡,全根没入,太舒服了,我也忍不住呻吟起来。
  当我感觉快要射了,我坐了起来,把彦儿放倒,缓慢的抽动,亲吻她的脖子,说,彦儿,我爱你,我想干你,我想吃了你。彦儿娇羞的嗯啊几声,说,我想让你干我,我想被你吃,我爱你,亲爱的。我抬起她的双腿,继续缓慢的抽动,储备能量。我看着彦儿的脚丫,好漂亮啊,好嫩,好小,我舔了起来,吮吸她的脚趾,彦儿似乎受不了,双手紧握,我说,你摸自己的乳房。彦儿看着我坏笑,双手抚摸着乳房,食指刺激着乳头,放出迷离的眼神。我的鸡鸡似乎瞬间充满了电量,我快速的抽动,彦儿似乎也随之进入准高潮,我又放慢节奏,我抱起她,走到窗台,把窗帘拉开,把她按在窗前,从背后插入,这种暴露的感觉,更加刺激,我用力挺着,双手扶着她的臀部,用力拉向自己,前后用力,震得彦儿忘情呻吟,太舒服了,我加快节奏,彦儿娇嗔道,不要停,来了,不要停,来了!彦儿一下软了下来,我把她抱上床,继续猛烈的抽动,我也快了。在我又一番的攻击下,彦儿的脸蛋扭曲,那么红,那么烫,紧皱的眉头,那么美丽,那么可爱。我大叫一声,快速猛烈的抽插,彦儿用力抱着我的背,指甲刺痛着我,我深情的在她耳边说,彦儿,我爱你。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插入底部,射出滚烫的一发,这一发,似乎又让彦儿高潮了一次。我的鸡鸡在她体内跳动,她的蜜穴也在跳动,吮吸着我的精华,我们相拥一起,久久不能言语。
  等我缓过来后,我起身拿毛巾给彦儿清理私处,她仿佛还沉浸在云里雾里。
  这是我心中的女神,虽不至朝思暮想,但也念念不忘,我抚摸着彦儿的脸蛋,彦儿睁开眼睛,握住我的手,说,亲爱的,你爱我吗?我吻着她的手说,对不起。
  彦儿说,就爱我今晚,我也只爱你今晚。这样就够了。好么。我说,好。彦儿畏缩在我怀里,安然睡去。
  往后的日子里,彦儿还是和以前一样,跟别的男生打成一片,我和她却变成了最初最初那样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同学。她依旧是我心中那个有点忧伤,干净漂亮的女神。触之唯恐凋谢的女神。
  而我的女友,我对她坦白了一切,我的内心想法,我和彦儿的做爱,彦儿的过去。没有保留,没有欺骗的告诉女友一切。女友哭了,哭得很安静,我抱着她,我也流下了泪水,我说,对不起,也许真的无法解析清楚,无法再让你相信我,无法再让你知道我爱的还是你。女友用力捶打着我,说不出话。女友默默的解开我的裤子,掏出软软的鸡鸡,张口就含了起来,一边含一边流泪。我阻止她,她坚持。我的鸡鸡慢慢的勃起,撑满了女友的嘴巴,女友吮吸着,舔着,一口一口,我说,老婆,对不起,我错了。你别这样。女友轻轻的撸着,亲吻着龟头,抚摸我的蛋蛋。我跪下,抱紧她,紧紧的。言语不足以挽回我即将破碎的爱。


  许久,女友说,她是你的女神,你和她做爱,那我呢,她会凋谢,我就不会吗,我就比她贱吗,我是比不上她是吗。我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我说,你是我可以触摸到心底的女神,你是我可以放在手心宠爱的女神,你若离开,便是我这辈子无法抹去的伤心女神,你若不弃,便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幸福女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