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后性欢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酒过三旬,李虎已喝得满脸通红,虽然这点酒还难不倒他,可是凯莉和古丽都已经有了酒意,特别是凯莉,几乎将整个身子都依偎在李虎的怀里,一嘴一个虎哥叫个不停,嘴吐酒气香气,令李虎忍不住的又是起了反应。
  夜已很深,古丽的府里并没多少手下,这可能是因为她是一个女人,所以城主府里住下的都是女下人和一些女士兵,扶着两个已醉得不省人事的美女,李虎胡乱的走在走廊上。
  碰到几个巡逻的女士兵,李虎立刻对着她们打了比划,几个女士兵互相看了看,终于有人明白了李虎的意思,她指了指前面,然后带头向前走了过去。
  这个女兵果真没有误会李虎的意思,推开了一间房门,李虎扶着两个罗刹国公主走了进去,鼻孔里顿时闻到了一股香味,那是一种很特殊的香味,李虎四处看了看,才看到这间明显是女人闺房里,还摆着一个很东方的鼎,从那鼎里冒出阵阵青烟,那香味就是从鼎里冒出来的。
  女兵说了几句话,李虎也没听懂,对她挥了挥手,表示让她出去,这个女兵奇怪的看了眼李虎,但是看到古丽和凯利很亲密的怀抱着李虎,她也只能退了出去,顺带着连门也给捎带上了。
  李虎心里暗笑,这个女兵还算明白事理,知道自己今晚要将她们国的公主全部收服了。
  “两位美女,可别怪我趁人之危,这只能说是酒后乱了情啊。”
  抱着两个美女到了一张大床上,李虎把她们轻轻放下,自语了一句。
  吹灭屋中灯烛,李虎移到床边,一脸猥琐的笑看着平躺在一起的姐妹花,双手扯掉了身上的衣袍,整个人翻到了床榻上,扒光了同醉得凯莉与古丽,李虎伸手在她们各自的圣女峰上按捏了一下。
  “哈哈,都够柔软的,小凯莉,就让虎哥先让你尝尝鲜吧。”
  李虎轻声笑着,俯身低头吻住了那微微撅起,在说酒话的凯莉小嘴上。
  夜深人静,一声声媚浪的哼声从古丽的房内传到屋外,彻夜不停到天亮,城中的晨钟在太阳破晓之际敲响,古丽浑身慵懒的转了一个身,揉了揉似要炸开的脑袋,昏沉沉的睁开了眼眸。
  让她奇怪的是,她身前躺着两个人,一个是她妹妹凯莉,而另一个在她们姐妹俩中间躺着的,赫然是昨天才来到罗刹国的大宋男人李虎,透过外面的光芒,屋里只是有些微暗,古丽眼神往下一转,惊呆了的看到,连同她自己,三个人竟然全部赤着身子。
  这是怎么回事?她没有惊叫,只有无尽的疑惑,因为扭曲在一起的腿,身下传来了微微的痛苦,古丽一怔,下意识的用手向腿间蹭了一下,她收回手往眼前一放,看到那让自己很不舒服的泥泞物,竟然是白状液体。
  “不,天呐,我们都做了些什么?”
  古丽这才反应过来,坐起身一看,自己原本铺的很整齐的被褥,很乱很乱。
  而在她身下的一片,竟然有些血红的印记,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干涸,她起身的剧烈,让她身边的李虎被惊醒了过来,只见李虎睁开眼,第一时间看到古丽,又看到了凯莉在身边,他一脸惊讶的坐起身。
  “古丽,我们怎么会在一起?我明明记得,我们在一起喝酒。”
  李虎一脸无辜的说道。
  古丽看着李虎,伸出手拽来自己的衣服遮住了娇体,李虎忙把凯莉的身子盖住,两人都对视着,古丽是怀疑的眼神,而李虎则是一种无辜到极点的眼神。
  就这么看了许久,古丽才点了点头,说道:“就当没发生过这件事。”
  她很从容的下了床,在李虎的眼前换了一身新的衣服,她说得倒是轻巧,李虎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多好的姐妹花,哪能仅仅这一次的欢愉,就没了下回。
  李虎下了床榻,拦住要走出屋子的古丽,认真道:“你想让你的手下,都知道我和你和凯莉的事情嘛。”
  看着全身赤着的李虎,古丽立刻转过了头,微红的脸蛋上有着很憔悴的神情,她当然不会知道自己昨晚到底经历了些什么,但是她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自己已经不是女孩了,而是一个女人了。
  “听我说,古丽,没人想这种事情发生,但是一旦发生了,你不该逃避,而是要想着怎么去面对。”
  李虎沉声说道。
  古丽没有去看李虎,背对着他冷声道:“怎么去面对,难道我要对我爸爸说,我和一个大宋男人,喝醉酒睡在了一起,然而还有我的妹妹凯莉,也和我与这个男人发生了,他会杀了你。”
  两人的声音不大,但还是吵醒了凯莉,她起身就看到站在门前的两个人,奇怪的问了句:“姐姐,天亮了吗?”
  就在她揉了揉眼睛时,却膛目结舌的看着李虎,伸手指着他,大声喊道:“虎哥,你……你怎么没穿衣服?”
  她说完这句话时,又低头看向了自己,看到自己也赤着身体时,她啊的一声大叫了起来,李虎的身影也瞬间到了她的面前,一手捂住了她尖叫的嘴巴。
  古丽急匆匆的跑过来,瞪着凯莉喝道:“喊什么啊,怕别人不知道你在这屋里是不是。”
  看着凯莉双眼流出眼泪,李虎忙松开了手,这时他不需要解释,古丽已经坐在床沿边,跟凯莉耳语了起来。
  李虎的谎言在他自己看来很烂,但是在这两姐妹看来,这并不是谎言,酒后乱做,在这罗刹国就经常有,凯莉从起先的惊叹,到了后面的一脸羞怯,看李虎的眼神也有所不同了。
  “虎哥,我错怪你了,我以为你不是正人君子,趁我和姐姐酒醉欺负我们,我……对不起……”
  凯莉很真心的说着。
  李虎摇摇手,谴责起自己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喝这么多,不该对你们姐妹,哎……”


  两姐妹看着李虎自责,凯莉忙轻声娇笑道:“虎哥,你是不是后悔了啊?”
  李虎看着她和古丽,认真道:“后悔什么,如果两位公主不嫌弃我是大宋人,我便娶了你们。”
  他的话一出口,两个罗刹国公主同时一怔,同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盯着李虎看,李虎也看着她们,出声问道:“你们不答应?”
  凯莉摇了摇头道:“不是不答应,虎哥,我和姐姐都喜欢你,但是我爸爸不会答应的。”
  看她和古丽脸上露出的黯然,李虎坐在床沿,拉起两人的手,凝声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他要阻拦你们寻找自己的幸福。”
  古丽摇头苦笑道:“我爸爸是个霸权主义者,他早就给我们姐妹指定了亲事,只是我们一直不答应,我就被调来这里做了城主,而我妹妹只能呆在麦斯。”
  “他也太霸道了吧,难道女儿的幸福他都不管了。”
  李虎一脸气愤的说道。
  凯莉还赤着身子,向前一靠,抱住了李虎,激动道:“虎哥,带我私奔吧,我想跟你去大宋生活,在这里,我就像一只笼子里的小鸟,一点自由都没有。”
  “妹妹,你……”
  古丽听妹妹这么说,刚要阻止,李虎却对她笑了笑。
  推开凯莉,李虎看着她说道:“想要自由,哪里都是自由,你们的爸爸不就是想稳固自己在罗刹国君王的地位,才让你们和国里强势联姻嘛,那我如果让他坐稳这个君王,他又有什么理由阻碍你们跟着我。”
  两姐妹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道:“不可能。”
  “虎哥,你是大宋人,我爸爸是不会让我们嫁到那么远的。”
  古丽柔声说道。
  见她脸红,李虎用手抬起她的尖下巴,问道:“那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
  古丽盯着李虎深邃的眼眸,点头嗯道:“我愿意。”
  “你呢?”
  李虎又看向凯莉。
  凯莉也点了点头,羞声笑道:“我当然愿意,虎哥,你是我第一眼就喜欢的男人。”
  见她脸红,李虎探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回身看着两姐妹笑道:“那就相信我,只要你们不反对,就没有人会阻碍我们在一起。”
  两姐妹看着李虎,信任的眼神,让李虎很是高兴,得到两个美女的芳心,这只是李虎踏入罗刹国到今天,第一次成功猎艳,而他的目标远远不止如此。
  “夫君?大宋女人是不是都这么称呼心爱的男人啊。”
  凯莉依偎在李虎的怀里,依旧赤着身子的她,丝毫没觉得自己在李虎面前很羞。
  古丽已去准备早餐,李虎便和凯莉温馨的聊着天,直到中午,古丽才端着饭菜进了屋里,为何不叫下人送菜,当然是怕被下人看到李虎在这里。
  刚进屋的古丽看到李虎与凯莉正在激吻,忙咳嗽了一声,李虎回头笑看着古丽,凯莉却撅起嘴嗔怪道:“姐姐,你故意咳嗽什么啊。”
  古丽放下饭菜,一脸醋劲笑道:“堵得慌,不能咳嗽啊。”
  看两姐妹斗嘴,李虎可不含糊,一手托着凯莉身前得圣女峰,笑着说道:“古丽,你要是吃醋了,就过来让凯莉去吃饭,夫君和你好好聊聊。”
  “我才不,昨晚还不够,你是不累,我可没力气奉陪了。”
  嘴上说着,古丽已坐在桌子旁,自顾拿起筷子要动食了。
  凯莉与李虎对视一眼,相继下了床榻,到了摆着饭菜的桌边,凯莉娇声道:“夫君,人家可没穿衣服,坐着椅子凉着呢。”
  “呵呵,那就坐我怀里吃呗。”
  李虎笑说着,先坐在了椅子上,凯莉媚笑的看了他一眼,一甩丰腴的翘股,坐在了李虎的怀里。
  古丽自顾吃着菜,看着李虎夹点菜就往自己妹妹凯莉嘴里送,不禁吃醋道:“真是的,凯莉又不是小孩子。”
  凯莉白了一眼古丽,嗔怪道:“姐姐,他是我夫君了,难道喂我吃饭,也不招你喜欢啊,再说了,你都没叫虎哥夫君呢。”
  “别为难你姐姐了,谁都有适应期的。”
  李虎轻声笑道。
  古丽没说话,其实李虎和凯莉都看得出,古丽是不好意思叫出口,显然她没有凯莉那般,第一眼就爱上李虎,但是生米煮成熟饭,她也没有理由拒绝李虎的爱。
  “夫君,你喜欢吃我们罗刹国的菜肴吗?”
  凯莉依偎在李虎怀里,只见李虎没吃几口菜,而问了这么一句。
  李虎点了点头,朗声道:“我才不挑食呢,这天下美食,比不上一样好吃。”
  两姐妹同声问道:“是什么?”
  “哈哈,当然是美女了。”
  李虎仰头大笑道。
  凯莉假装生气的攥拳头打了李虎几拳,娇声道:“夫君,是不是我和姐姐都不美。”
  古丽在一边也是很期待的等着听,李虎泯了一口红酒,才笑道:“谁会在女人面前说女人不美,凯莉,你是让我说真话还是假话呢?”
  “夫君,女人都喜欢听谎话,因为谎话好听,可是我就要你说真话。”
  凯莉娇真说道。
  李虎看着凯莉,又看了眼期待的古丽,笑道:“你们是我的女人,就是我李虎一辈子十辈子的女人,不管你们美不美,只要是我李虎爱过的,你们永远不会离开我。”
  李虎的一番肺腑之言,让古丽和凯莉深深感动,特别是凯莉,近水楼台先得月,她转头就给了李虎一个轻轻的吻,甩着身前两团硕大得圣女峰感叹道:“夫君,就凭你这句话,我凯莉愿意随你浪迹天涯。”
  “虎哥,我也是。”
  古丽一直比较害羞,这与她的表面不太符合,李虎知道,她是有点放不开,如若这是在不认识古丽的地方,她指不定比凯莉还要放浪的很。
  “好好好……”
  李虎连说了三个好字,放下筷子,狠狠的亲了一口凯莉。
  这时的古丽起身做了过来,娇声问道:“那虎哥,你有什么计划或者办法,让我爸爸答应我和妹妹嫁给你,随你去大宋呢。”
  她的问话也是凯莉想问的,李虎只是笑了笑,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计划和办法,但是既然到了这罗刹国,就没有他李虎办不成的事,想要娶这两个公主,事情也不会太难。
  李虎昂头认真道:“走一步算一步,虽然我没见过你们的爸爸,但是我相信,他不会是一个不通情达理之人。”
  两姐妹点了点头,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她们其实也知道自己爸爸的脾气,但是却不愿意去伤李虎的上进心,两姐妹心有灵犀,都在想着与李虎这几日的欢快日子。
  凯莉吃饱了,就靠在李虎怀里,一副小女人的样子,撒着娇,埋怨着李虎昨晚对她和古丽所作之事,她可一点感觉都没有,当然古丽也是,只是她不好意思提出口。
  “夫君,你说昨夜你一人与我姐妹二人同榻而眠,又欺负我们姐妹,我可不信你有如此好的体力。”
  凯莉有些挑衅的说道。
  李虎盯着她笑道:“我就知道你今天会这么说,怎么,是不是想试试你夫君我的本事。”
  古丽收拾着餐具,送到门外,很快又折返了回来,却见李虎抱着凯莉上了床榻,两人正拥抱着亲吻着,古丽没有在咳嗽,而是轻脚走到李虎身后,坐在了床角。
  “夫君……”
  两人亲吻之中,李虎的手放在了凯莉的小腹之上,抚撩之间,已让凯莉小腹之中燃起了火。
  她的轻呼,让李虎激动无比,李虎撤回身,俯视着面如桃花的凯莉,轻声笑道:“老婆,现在夫君就让你体验一下,什么叫做欢爱快乐。”


  娇羞轻笑着得凯莉,用手撑着李虎的肩膀,故意侧头看着他身后的古丽,娇笑道:“姐姐,快救救你妹妹啊,夫君他要欺负人家了。”
  “欺负就欺负呗,反正你昨晚被欺负也不知道,让夫君好好再重演一番。”
  古丽可不管,轻声笑道。
  凯莉白了一眼古丽,假装剧烈的挣扎,嘴里轻呼道:“救命啊,我要被夫君非礼了啊。”
  见她如此叫喊,李虎猥琐的大笑道:“哈哈,那我就让你尝尝,被非礼的滋味。”
  只听刺啦一声,凯莉刚穿上不久的百褶上衣被撕开了一条大口子,露出了洁白没有带束衣的半个圣女峰,一颗粉色的奶头高高的挺起,如此撩人的场景,更令李虎激动无比,他强占过很多女人,但是像凯莉这样可爱,并且期待被自己强占的,还是很少见。
  “唔唔,救命啊,我衣服都被撕烂了,姐姐,你不能眼睁睁看着我被非礼啊,我要到妈妈面前告你状。”
  凯莉一脸得意的喊道,眼神中却是一种很享受的神情。
  古丽看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虽回忆不起昨晚被李虎上了的场景,但是现在看到的场面,已让她浑身发热,有些虚软的斜靠在床脚。
  此时凯莉的上衣已被完全撕裂,整个前身也展现在李虎的面前,那因为激动而颤抖不停的硕大圣女峰,尖上两捻小可爱也已发硬,微微的凸起,引得李虎直吞口水。
  “凯莉,你不要在呼喊了,没人救得了你,等我先吃了你,哼哼,在吃了你姐姐古丽。”
  李虎为了更好的体验强占女人的快感,也想让凯莉也体验到非凡的欢爱快乐,他才这么说道。
  凯莉眨着可爱的双眸,双手护着自己的圣女峰,可怜楚楚的柔声道:“人家可是第一次,你这恶魔,不要对人家那么暴力嘛。”
  她娇滴滴的声音,刺激的李虎再也受不了,双手拨开她的小手,按住了那正好合适得两团圣女峰,一阵大力的搓按,逗得凯莉直低吟出声,面如桃花的凯莉,媚眼如丝的看着李虎,小嘴可爱的微微张启,似要索吻。
  “轻点啊。”
  李虎按得有些生猛,让凯莉眉头稍微皱了起来。
  看着凯莉,李虎低头狠狠的盖住了她的唇,大力的吸吻着她已主动探出的小舌,两舌相缠,四片嘴唇摩擦所发出的声音,让一直看着两人上演激情的古丽浑身微颤。
  她不是不懂男女之事,但是却从没亲眼见过这样的场面,而昨晚被侵占,那种她听来的初夜之痛,完全没有体会到,但是看着自己妹妹被李虎压在身下,她更期待,李虎能快点解决凯莉,和自己云雨一番。
  “哇,夫君,那是你的凶器啊,你要拿它对付人家,人家吃不消啊。”
  两人亲吻了许久,而凯莉和李虎都已是赤着身体。
  看到李虎半站在自己面前,而他腿间直伸着的凶器,表露青筋的如婴儿手臂般的粗壮,让凯莉吞了口唾沫,嘴上却娇声说吃不消,可那眼神,却是无比的期待着。
  李虎哪容她拒绝,探身拉着她的脑袋向前,直把凶器送到了她的嘴边,凯莉摇头直嚷道:“坏蛋,人家不要被你欺负。”
  “不吃,老子就杀了你和你姐姐,然后再非礼你们的尸体。”
  李虎一脸狰狞的冷声喝道。
  凯莉仰头看了眼李虎,知道他是在假装,凯莉便依言张开了小嘴,先是轻轻触碰了一下李虎的凶器,才又张嘴咬住了龟头,她的小嘴本就不大,被李虎的龟头就撑得两腮鼓鼓。
  李虎见她只是含着不动,出声教训道:“前后动起来,小心你的牙齿,要是刮破我的皮,你就有麻烦了。”
  凯莉唔唔吞着李虎的凶器,发出扑哧扑哧的响声,古丽虽没看到他们在干什么,但是却已被刺激的无法在忍受,慢慢的转身挪到了凯莉那边,双眼朝着凯莉的脸前看了过去。
  她惊讶的看到,李虎腿间黑丝之间的一根圆柱体,只剩下了末梢,而其他部分,就全在自己妹妹凯莉的小嘴里,此时的凯莉就像在吃某种好吃的,一前一后的不断耸动脑袋。
  “古丽,你也别闲着,把衣服脱了,过来。”
  李虎看着古丽一脸羞红,在看她喉结不停的鼓动,就知她也已经上了套,若是一直这么看下去,她可会被这场面刺激的不轻。
  古丽没有答话,却很听话的站起身,在李虎的注视下,一件件的褪去了身上的衣物,束衣之下包裹的巨大圣女峰,在她拉开肩头系带的那刹,一下蹦跳着弹了出来。
  与凯莉相比,古丽的身材绝对算的是火爆,而凯莉是属于那种小家碧玉的女子,只是两人的脾气却与两人的身材截然相反,凯莉是一个妖冶放浪的女人,而古丽则是一个看起来很大胆成熟,实际上却是一个懵懂骚女。
  在她挪到床边时,李虎一手拉过她,让她半跪在床沿,如此姿势尽显古丽的妩媚一面,那两团硕大的圣女峰,丝毫不下垂的在她身前,正好与凯莉的圣女峰离得很近,李虎伸手各握两姐妹的一团,大力的搓按了起来。
  “呼……”
  古丽不比凯莉放浪,却也知道遵从,才是她享受男欢女爱的前提。
  任凭李虎魔掌的搓按,古丽一声不吭,只发出轻微动人心魂的轻吟之声,凯莉的吞吐已停止,她没有很霸道的独享,而是用手握着李虎凶器的根部,拉着送到了古丽的面前。
  “姐姐,尝尝。”
  凯莉有些玩味的笑道。
  古丽起先摇了摇头,但是看到李虎凝视着她,她又点了点头,很乖巧的用嘴唇去碰触李虎的凶器,只是这样的触碰摩擦,让凯莉看得直摇头。
  她娇声笑道:“姐姐,这个可不是这么简单啊,看我教你吧。”
  这时李虎松开两人的圣女峰,看着凯莉再次吞进了自己的凶器,古丽在旁认真的看着,她是真的不会,但是看到凯莉这么做,她看了一会,便拉了一下凯莉。
  “会了吧,对了,可别用牙齿,不然夫君的这皮嫩着,要是被刮破了,会很痛的。”
  凯莉也不忘叮嘱了一句。
  古丽接过凯莉手中的凶器,羞怯的抬眼看着李虎,才埋头学着凯莉的样子,开始吞吐那凶器,而凯莉也不闲着,站起身的她,与李虎又激吻在一起,双手更是在李虎的虎背上上下游弋的撩拨着。
  姐妹一同服侍,李虎可谓是刺激无比,双手绕后捏着凯莉的翘股,身下则摇动着,把自己的凶器像真的进入了女人的小穴里抽插一样,在古丽的嘴里不断进出不停。
  不时一会,凯莉就求饶的不停摆动身子,嘴里轻声呼喊道:“夫君,我好热,你快给我吧。”
  身下的古丽还在卖力的吞着凶器,李虎笑了笑,显然这个时候该是收网的时候了,他轻轻点了点古丽的脑袋,古丽立刻退后脑袋,看着凯莉与李虎躺在床榻上。
  侧卧抚撩着凯莉的长腿,李虎回头看着古丽笑道:“古丽,是你先,还是凯莉先。”
  古丽娇真笑道:“还是她先吧。”
  “谢谢姐姐,夫君,人家真受不了了,你就别磨蹭了。”
  凯莉急不可迫的求道。
  李虎这才翻身跪在她的腿间,双手抓起她的脚脖,向两边一扯,看着那早已溪水潺潺的粉嫩小穴处,把凶器向前一送,在那粉缝外摩擦了几下。
  凯莉浑身一个激灵颤抖,娇声道:“夫君,别折磨人家了。”
  “呵呵,那我就来了。”
  李虎嘴上说着,突兀的向前一送,凶器撑开阴唇,扑哧一声扎了进去。
  一阵紧凑,凶器直深而入。
  “啊……”
  凯莉皱眉一声痛呼,因为李虎的凶器太大,她吃不消,虽已被李虎开过苞,但她的小穴还是很紧窄。
  李虎停了下来,让凶器停在她的小穴最深处,双手轻轻揉按着她的圣女峰,好一会待凯莉脸上表情好转,又是一副放浪模样时,李虎才又前后耸动的抽插起来。
  “啊……嗯……哦哦……”
  古丽在旁看的惊心动魄,她想都不敢想,那平常留着方便得地方,会容得下那么巨大的凶器,而且看凯莉的面目表情,和她嘴中喊出的嗯啊之声,想必她的享受,绝对是快乐到了极点。
  “啊啊……虎哥……你的……好大……啊……哦……”
  凯莉淫荡的叫着。
  她略微知道男人的凶器,没想到东方男人的这么大,只觉得那凶器塞满小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艳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
  李虎缓缓地轻抽慢插着,凯莉穴口两片阴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一夹一夹的夹着他的龟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李虎心花怒放。
  这小丫头真是天生的尤物,插的好舒服啊,李虎不由心中感叹。
  感受着少女的气息,李虎加快抽送、猛插顶向花心,凯莉被插得浑身发颤,她双手抓紧床单,白白的大屁股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小穴更加突出迎合着李虎的阳具向下插,她舒服得急促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圣女峰激烈的上下跳跃抖动着。
  她娇喘连连、香汗淋漓、媚态百出娇呼着:“啊……虎哥……你要弄死我了啊……啊……哎呀……好舒服……哦……”
  越是美艳的女人,在春情发动时越是饥渴、越是淫荡,而凯莉还是西方女人,性欲更是强悍无比。
  此刻凯莉渴望的淫荡狂叫声以及那骚浪淫媚的神情,刺激得李虎爆发了更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紧紧抓牢凯莉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凶器之首得硕大龟头像雨点似的打在凯莉的花心上。
  每当凶器一进一出,她那阴唇内鲜红的柔润阴唇也随着凶器的抽插,很有韵律地翻出翻进,淫水直流,顺着雪白肥臀把床单流湿了一大片。
  一阵颤抖,凯莉很快缴械了,过了许久,凯莉仍觉气弱如丝,浑身酸软。
  李虎温柔的抚遍凯莉美艳的肉体,圣女峰、小腹、肥臀、阴毛、小穴、美腿,然后再亲吻她性感的双唇,双手抚摸她的秀发、粉颊,宛如情人似的轻柔问道:“凯莉,你舒服吗?”
  “嗯……舒服。”
  凯莉涩然答道,她粉脸含春、一脸娇羞的媚态,嘴角微翘露出了满足的笑意。
  彼此的一番爱抚,李虎回头看向饥渴一脸的古丽,一脸邪笑的起身朝她朴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