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欲黎明》(第四集 第7章 至淫强人 邪恶封印)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从来没有想到,学会一门武功不但没有半点辛苦,更不必矿以时日,反而是修炼起来十分迅速,修习过程无比香艳。
  短短的一个月时间,几乎是不怎么费力,呃——如果在床上大干一个月也算费力的话,我承认,我几乎是用尽了全力。这一个月,为了能够使我尽快的提升功力增进修为,达到这什么双修鸟经的第一层,不但小爷我自己奋发图强,肉搏上阵,就连我的二娘、姐姐、小丫鬟三人更是放开胸怀严厉督促……于是,一个月下来,不但三女蜜穴经常被灌满我的阳精,软得难以下地行走,就连我自己一天十二个时辰,除了吃喝拉撒,基本上都是在床上度过的。
  「亢阳之体」,的确是个好东西,少爷我如此的卖力,一天射精次数难以数计,却仍然是生龙活虎,没有半点腰酸背疼腿抽筋的现象。这一点,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我的玩伴亚吉的老爹床底下藏着的一瓶被他视若珍宝的壮阳奇药——盖中盖……呃,扯远了。
  重点是,经过小爷我一个月来的鞠躬精粹死而后已,肉棒一次次的勃起再发射,这所谓的《天地御女经》总算是给我练至了第一层,也更是美美的享受了姐姐他们三人热情洋溢的玉体。
  说实话,尽管小爷我对她们的情谊,足够的深厚,可是——天天只吃猪肉,总有一天,也会发腻……
  神功初成的我,如今有两个遗憾。
  第一个遗憾就是,无论我怎么苦口婆心,哄骗诱拐,我的姐姐陆琪,还是不愿意与二娘、小丫头她们一起伺候小爷。我发现,我的姐姐,简直就是个地道的变脸高手,与我在床上的时候,真是无限放浪、妩媚无双、万种风情;一出房门,特别是在二娘与小丫鬟面前,立刻又变成圣洁高贵庄严优雅的女神。
  这第二个遗憾么……是男人,基本上都会有的。接连一个月,夸张点说,几乎每日每夜都是在床上与自己的女人「殊死肉搏」,是谁都会觉得有些腻了。可惜,深知小爷我性格的姐姐,将我管得死死的,神功没有练至第一层,绝对不放我出门,更别提溜出去偷香窃玉,偶尔换个口味……如今,神功初成,实力大进,终于是可以喘一口气了!
  由于没有实战演练的几乎,我只能是凭空估计,以现在我的实力,再次对上光头佬周淫魔的话,我有八成的把握,能够在五招之类取他性命。
  这该死的《天地御女经》,实在是变态的强悍。不但小爷我的修为,得到了质的飞跃,就连每日里雨露均沾的几位心爱女人,修为也是大有长进,实在不愧为双修第一功!只是,暗自欢喜的同时,疑惑也随之而来。
  那白发老家伙——剑王爷,非亲非故的,为何会将这套简直称得上是盖世奇学得《天地御女经》平白无故的交给我?一个年过半百的糟老头子,头发上都能够做水墨画了,竟然会私藏这种淫秽的东西,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历?
  呃,前不久,我的亲娘,鬼使神差的教唆我推倒自己的姐姐妹妹;不久前,天使圣女说我身具「亢阳之体」要多干女人;而如今,那白发老头又叫我学这什么插女大法……这几样综合起来,我终于明白了——这些家伙,就是嫌我还不够淫,要把我培养成一个举世无双的十足淫棍!
  呃,只是——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呢?
  一边干着女人,一边功力暴涨,这样闻所未闻的事情……呃,听起来,的确足够吸引我这个明显的烂人。
  好吧,你们这么喜欢我变成淫棍,小爷我就勉为其难好了!嘿嘿,二娘,姐姐,漪儿小丫头,你们的「末日」来临了!
  **************分**************割**************线***************一如每日都在悄悄上演的艳剧,吃过晚饭,早早上床的我,再次将二娘与小丫头压在身下,进行每日必备的香艳调教。
  别看我的二娘云香已经三十好几的人,在跟了我之前,曾经也无数次的对抗过我家死老头陆冕的强悍棒槌,再加上与小爷我合欢的次数也不少了,且在合体双修中增长不少的功力。却依然是那般不耐操。仿佛二十几岁青春美女的妩媚身体,被我胯下绝世名枪——盘龙杵强悍的进入,来来回回一阵操弄,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已经瘫软如泥,举起屁股投降。所以,与她们的交媾,大多数时候,反而是年仅十七岁的小丫鬟绿漪,支持的时间最长,得到我阳精灌溉的次数最多。
  得到无比满足的二娘云香,早早的举起白旗,躺在大床的一脚,娇喘吁吁,双目失神,白皙丰腴的玉体满是大战之后的香汗与无力,奶白色的浓浊阳精,正缓缓从她胯下那被小爷我操得张开了一个大洞的嫣红媚肉里倒流而出,煞是诱人……在我的胯下,芳心早许的小妮子顾不得身子一样虚弱,热情的挺翘起圆滑紧实的小屁股,迎合我从身后每一次又快又深的抽插。


  小妮子香汗淋漓,可爱的圆脸儿一片酡红,股股无边际的欲潮冲击着兴奋的心灵,发出一阵阵愉悦无比的哀鸣。尽管身体已经是疲累不堪,仍旧不知死活的逢迎着我强有力的挺动。
  「噢噢,少、少爷……你、你真越来越厉害啦……弄死漪儿了……啊!好深……呜呜,少爷,为什么今天不先去小姐的房里呀?人、人家和二夫人都、都还没有恢复呢……」
  我大力的拍打着在我眼前阵阵晃动的雪白肉臀,眼见自己硕大的肉棒贪婪的进出于紧凑粉嫩的小蜜穴里,无比得意的调笑道:「哈哈,死丫头,你害怕了么?
  你家大小姐今日白天被少爷我干得太狠,双腿都合不拢来,现在还躺在床上诅咒你家少爷呢。嘿嘿,看你这不知死活的小妮子,以后再床上还敢不敢贪嘴!唔,要是挺不住的话,你可以向你家二夫人求救呀,看她愿不愿意代你受罚?」「噢噢噢,人家才不求小气的二夫人……反正,现在这个家,除了少爷,就、就是大小姐最大,就算求饶,人家也要求大小姐……噢,又来啦!」说话间,又一次泄身的小妮子浑身无力,眼见就要扑倒在床上,亏得我眼明手快,及时的扶住她柔软无比的腰肢,肉棒更是猛烈的发起另一轮进攻,干得小妮子脸色发白,又一次忍不住哼哼唧唧起来。
  一旁缓过起来的二娘,妩媚的眼神狠狠的白我一眼,似是埋怨我不知怜香惜玉,一张妩媚的脸儿红霞满面,吃力的挪到我与小妮子身边,无比香艳大胆的伸出小手儿掐捏住小妮子一只饱满的奶子,使力的一阵揉捏,捏的绿漪阵阵吃痛,纵欲过度的眼神恨恨的瞪着二娘,却没有力气挣扎。
  二娘一阵得意,也没顾将胯下的狼藉清理一番,反而是对无力反抗的小妮子上下其手,配合少爷我肉棒的威力,将下妮子弄得死去活来,连求饶的话儿都说不完整。「复仇」成功的成熟女人,娇媚无比的腻笑道:「小妮子,看你以后还敢不敢牙尖嘴利!哼哼,跟你说过多少次,以后你不准再叫人家二夫人,你却偏偏不听!看人家不弄死你……」
  可惜,成熟女人的「报复」,除了让在欲火中煎熬的少女更快的达到又一次的泄身巅峰外,起不了半点作用。
  眼见小妮子再次尖叫着,蜜穴的媚肉阵阵收缩,吐出精纯的阴精,吸纳了少女阴元的我,心头一软,终是放过少女一马,将滚烫的阳精喷射进少女的花房深处。这一趟双飞交合下来,小爷我感到功力的提升已经没有以前那般明显,说明我第一层心经大法,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想要突破,或者需要更加精纯的女子阴元……
  娇嫩的少女与二娘并排而卧,如一对并蒂莲花般煞是诱人!娇喘吁吁的少女,酡红的圆脸充斥着无与伦比的满足。含情脉脉的看着运气调息的少爷,柔柔的道:
  「好少爷,人家和二少奶奶还有大小姐与你……交合都不知道多少回了,少爷你每次都把那脏东西射给我们,怎么我们还是不见有一个怀孕呀?」被小妮子换了一个称呼的二娘,娇嗔着狠狠瞪她一眼。心知小妮子在报复自己,正想给她点厉害尝尝,突然闻到小妮子后面的话,伸出的手儿一定,也是满脸诧异慌乱的看着我。
  呃……似乎我也没有注意过这个问题。我家老头儿年轻时,床上的威风无限,连续三年有了我与姐姐、小妹,也算是门丁兴旺了。照理说,小爷我完全遗传了老头子的遗风,如今有了三个女人,日夜操弄,射精的时候,也从来没有顾忌是不是在受孕期,别说怀上十个八个,总该有一个要怀孕吧?可惜三女的肚皮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一个胀起来。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小爷我在生育这方面的功能出了问题,不能够使女子受孕?
  这、这如何了得?烂人如我陆小龙,从不顾忌伦乱羞耻,还盼望着日后子孙满堂,将我陆家再次发扬光大。如今,三个女人的肚皮都不见动静……小爷我是不是该找个什么江湖庸医一类的家伙去瞧一瞧?
  不想她们知道我的担忧,故作平坦的一笑,道:「怎么,小妮子迫不及待想要母凭子贵,做我陆家的少奶奶么?哈哈,你家少爷还年轻的很,暂时没有后代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少爷我如今练的这套心法,讲究的是合藉双修,男人与女人的精元,都在修炼时被炼化掉了,自然是怀不上孩子。等少爷我功成之日,那时,定要让你们每个人的肚皮都鼓起来,尝一把做老爷的瘾!」小妮子娇羞无限的白我一眼,终于满意的不再多言。成熟的二娘,出于我们特殊的关系,闻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至少,在短期之内,她不必再有这方面的担忧了。尽管一颗心全放在了我的身上,成熟的女人,对于我们之间的伦乱关系,还是心有顾忌,不似小妮子那般看的开,更遑论怀上「儿子」的儿子……说笑间,小妮子一声尖叫。原来,缓过气来的成熟女人,毕竟恢复能力比弱龄的小妮子强上少许,顽皮心起的二娘,趁着小妮子不备,将那块蕴含着秘籍的玉佩,直接的按在了小妮子正往外流淌着汩汩蜜汁淫液的肉穴上。冰凉的玉器,激得敏感的丫头好一阵颤抖,忍不住的哆嗦。心知成熟的女人是在报复自己,用这种难堪的方式让玉佩吸收男女淫合的体液,心儿恨恨不已,却又无可奈何,不能阻止。


  冰凉的东西碰上滚烫的蜜肉,小妮子死死的咬牙,媚眼如丝的看着少爷我,嗲嗲的道:「少爷,你可真是没用哦!都这么久了,还没有将大小姐彻底搞定。
  人家与……嘻嘻,与二少奶奶两个人夜夜陪你,可不是你的对手。再这样下去,我们迟早要被你在床上弄死哩……」
  「什么?少爷我没用!」心虚的我色厉内荏的瞪了小妮子一眼,狠狠的拍了她小屁股一巴掌,转眼间又泄气般无奈的道:「死丫头,你以为少爷我没有努力过嘛?可是姐姐生来气质高贵,优雅贤德,对同床欢好极是抵触,一提起这事,从不给少爷我好脸色看,能有什么办法?唉,可恨少爷我心地善良,尊贤爱德,不忍心破坏姐姐的形象……这事,以后只能慢慢想办法解决了。幸好少爷我如今神功已成,马上就要去找铁骑会的晦气,你们还是有时间好好休息的嘛……」「噗嗤!」听到少爷自我一番形容,二娘与小妮子同时窃笑出声,神情极是古怪。
  就在我准备大发神威,准备梅开多度时,二娘一声欢叫,拿着又开始现出字迹的玉佩,送到我的眼前?
  压抑着心头的兴奋,连忙细细看去,一看之下,我不由得又一次目瞪口呆!
  这、这是什么呀?
  实在没有料到,这一次出现的内容,竟然不是心经第二层的心法,却是一件意外无比的附带品……
  呃,这、这一大段密密麻麻的字迹……「御龙锁凤」?这是什么东东意思?
  我干!这也太夸张了吧?看明白玉佩中这段文字,我不由得大惊失色,这——简直是……嘿嘿,简直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啊!
  好吧,我来解释一下!所谓的御龙锁凤,居然就是利用本人修习的心经真气,引发女人体内阴关的共鸣,利用《天地御女经》自身能够诱导女子阴元的特点,达到强制封印女子阴门的目的,使得除了施术者本人的淫具,任何东西想要进入女子阴门,都会被心经排斥的力量反弹,无法进入半点……天哪!,这、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锁阴奇术么?只不过,一般的「锁阴术」,都是由女子主导修习的。而这「御龙锁凤」,却是由男子强加给女人,强行封印住女人的阴道、谷道,使得女子一生若是想要男人,只能屈服于施术者本人的阴毒法术。
  实在没有料到,世上居然有这样的法术!这个「剑王爷」,究竟是个多么淫荡无耻的家伙啊!他送给少爷我的这份礼物——呃,实在是偷鸡摸狗、杀人放火、居家旅行必备的上上之品啊!哈哈哈,日后,少爷我出门在外,要是看上哪个女人,你敢不从,少爷我就给你来上这么一下,到时候……嘿嘿!真发大了!这样邪恶无比的东西,竟然会到了更加邪恶的少爷我的手里……啊,不能太过兴奋,如今的主要目的,还是报仇呀!可是……好吧,我是个烂人,所以我悄悄的背下这神奇的功法!
  嘿!我只能说,天下的美丽女子们,你们的噩梦就要来临了!
  *************分*************割************线****************等到我面对三女,将这一次所学的东西解释清楚后,三位心爱的美人形态各异,羞怯无地。
  这一次,只怕是连她们三女,也可以肯定,这个神秘的「剑王爷」,就是想将少爷我培养成一个无法无天的大淫棍!
  话虽如此,可是三女扭捏羞愧、欲言又止的模样,完全暴露了他们内心中真实的想法。这想法,与少爷我几乎不谋而合!
  于是乎,「御龙锁凤」奇术的第一批实验者,就是我心爱的女人。
  等到施展「御龙锁凤」手法,在三女含羞带怯的各异表情中,将她们三人风情各不相同的蜜穴与谷道封印那刻,三个娇美无比的女人,真正意义上成了少爷我永久的私有品。嘿嘿,封印姐姐后庭艳菊的时候,姐姐还一副欲拒还迎的样儿,生怕我一时兴奋,就此夺取他的处子嫩菊……
  只是,有一点奇怪的地方,对三女使用这种功法之时,二娘与漪儿这里,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等到封印姐姐之时,竟会在真气触碰到她的蜜道口时,突然产生一股红色的气劲,片刻后又消去……
  这让我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月影与紫袭,这两个来去神秘的少女,被我开苞之时,就出现过类似的这种气劲。
  到底这红色的光芒,代表着什么?三个少女之间,有着什么样的联系?这奇妙怪异的气劲,是不是预示着什么东西?
  ……就连姐姐自己都不清楚的事情,我想了也是白想。


  施展御龙锁凤,实在是太耗费功力,封印完三女,已经累得差不多去了半条命,体内原本充盈无比的心经真气,一下子去了大半,差点没当时就累晕过去。
  看来,这种手法,不到必要时候,还是不要使用为好。呃,举个例子:少爷我看上了一个女人,女人不服从,少爷我用强制服她,使出「御龙锁凤」将她封印,正准备享用美女大餐时,突然她的心上人闯进来,拔剑就砍,累得只剩半条命的我,也就只好眼睁睁的嗝屁掉,然后,本少爷的神话故事——到此结束!
  ……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扯蛋了!呃,做人还是要低调点的好。低调的报仇,低调的泡妞,低调的干女人,低调的强奸女人,低调的……好吧,又扯远了!
  征求了大伯与几位女人的意见,又在大伯家里找了几个倒霉蛋试试手气后,大家终于一致同意,小爷我可以再次踏上征程,主动去寻找铁骑会的晦气。只是,铁骑会在射月城的分会,大门朝哪个方向开,小爷都一无所知,故而,暂时的目标就是曾经出现过几位铁骑会成员的妓院——
  龙潭镇,飘香楼!

上一篇:街拍妹子[11P] 下一篇:巧缘艳史